官配认证羡澄🔒死[冬荣]

江家是你的责任,而你,是我的牵挂

[羡澄] 永生(下)

文笔渣,不喜勿入, ky直接拉黑


走链接吧,之前已经被屏蔽过一次了


[羡澄] 永生(上)

本来生贺文的,这里就不打生贺tag了,分上中下 ,由于我没写完,只到中,被恶意ky,看过的都知道。现在整理上下发完,剧情方面没有什么变动,时间顺序变动一点,全文一万多,我自己几斤几两我知道,喜欢的就点个赞,不喜欢的可以默默点叉,ky直接拉黑。

另外,请上次ky我的那个,如果你还要点脸,请放过我吧!

●羡澄向

●文笔渣,不喜欢点叉,不要ky

●蓝曦臣渣男预警(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渣)

●全文ooc严重

最后,ky退散,ky退散,ky退散!

                        

                              楔子

         江澄盯着空调上显示的32℃,有些烦躁地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一下子将室内温度降到了20℃。打开电视百无聊赖地换着台,电视上播的无非都是些广告肥皂剧。江澄抬眼一看,巨大的摆钟上,时针堪堪地指向了11。

     

         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吗?

          此时他的肚子非常不合时宜地响来起来,江澄下意识地朝楼上喊道:“魏无羡,我饿……”

          回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偌大的屋子只有自己的声音回荡。

          他这才想起,魏无羡,已经死了。


          江澄抬头,电视上正在播放一则新闻:“今日××岛一艘快艇意外失事,死者是一名二十二岁的魏姓男子……”

         不等新闻播报完,江澄“唰”地一下关掉电视。

        魏无羡……死了。



                              一

         江澄第一次见到魏婴时是在七岁,江枫眠牵着他,第一次那么温和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道:“阿澄,以后阿羡就是你的哥哥,你们一定要和睦相处。”

        彼时的江澄抱着自己的毛绒公仔第一次抗拒江枫眠的温柔,吼道:“他才不是我的哥哥!”

         魏无羡站在原地一脸尴尬,江枫眠担心他心里委屈蹲了下来,更加温和地摸摸他的头,道:“阿羡,阿澄还小  ,不懂事 ,你多担待点。”

         魏无羡抿嘴一笑 ,道:“江叔叔不用担心,我很喜欢江澄。”

           江枫眠闻言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本来还担心魏无羡心里会有想法,这样看来是他多虑了。他想,他们一定能够成为好兄弟。

    

      “阿羡,以后你就跟阿澄一个房间了。”江枫眠朝厨房喊道:“张妈,你带阿羡到少爷的房间去。”

      

          转身地瞬间 ,被江枫眠忽略掉的,是魏无羡诡异的笑脸……

             

        对于魏无羡的到来,虞紫鸢一开始很不满意,上桌吃饭的时候江枫眠全程都在问他的喜好, 嘘寒问暖之时,还不忘给魏无羡夹菜,惹得江澄鼓起了脸 ,连饭也没吃几口 ,一个人气鼓鼓地上了楼。

         在上楼之际还听见虞紫鸢阴阳怪气地开口嘲讽道:“有的人自己的儿子都不疼 ,偏偏把别人的儿子当宝贝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的私生子呢?”

        “啪哒”一声,江枫眠怒不可揭地放下手中的筷子,脸色很难看 却也只仅仅是砸了筷子罢了  ,没有再发作。

       虞紫鸢看了看江枫眠,鄂自冷笑道:“呵呵,真有你的。”随即剜了魏无羡一眼,转身离开。

          江枫眠说过 ,魏无羡天生一副笑相 ,你对他好他会笑得更加开心,没有人会真的不喜欢他。即使是虞紫鸢的嘲讽他也毫不在意,相反的,他会更加努力表现自己来让别人喜欢他。


        每天起得很早,见人会笑呵呵的打招呼,被佣人怠慢了也不会觉得委屈,一笑而过。在学校成绩也是拔尖的那一波,从不会主动惹事,绕是虞紫鸢也不由地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阿羡啊……过的很苦 ,他自小没了父母,一个人流浪在外 ,阿澄很幸运了,有父母  ,有姐姐,有吃有穿,所以啊,我们要一起对他好一点 好不好?”

           江厌离温柔的声音在江澄耳边响起,江澄竟也觉得他是幸运的了 比起魏无羡来说。

         他轻轻地开口 ,“好 我以后不欺负他,我让他进屋就是了。”

         江厌离眯起眼睛笑了,一边抚摸江澄的头一边道:“阿澄真乖。”

 

           

         魏无羡回到房间时 江澄还没睡,点着台灯坐在床上,见他进来眼神一亮  ,软软地开口道:“魏……魏无羡。”

           魏无羡嘴角不可置信地上扬,一个月来江澄第一次主动跟他说话。

        正要开口回应他时,江澄已经走了回来,在他面前停下,他耸拉着脸,用力地抱了抱手中的皮卡丘玩偶,然后推到魏无羡怀里。

         

         “给你。”

          魏无羡瞪大了眼睛,似乎不太明白江澄的做法。

        “这是我最喜欢的玩偶,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你可不可以做我最好的朋友?”

     

          魏无羡讪讪接过皮卡丘玩偶,看着江澄因为不好意思而别开的脸,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加大了,仿佛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二

          江澄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两眼空洞地看着地上,耳边是江厌离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江枫眠沉闷地坐在一旁一根又一根地抽着烟。就连虞紫鸢也没了平日里的盛气凌人,耸拉着脑袋一言不发。

        关于魏无羡的死, 江澄没有任何解释,江枫眠质问过他,无论怎么质问,他至始至终没说一个字。

            江枫眠他们在美国听到江澄打来的电话时,江厌离还没听完就晕了过去,三人连夜买了机票飞回国。

         打捞了三天三夜,一无所获,连一件魏无羡的遗物都找不到,随着他入土的不过是他平日里最喜欢的东西和一件衣服罢了。

           “阿澄,时候不早了,你也快休息吧!”

           虞紫鸢面上波澜不惊 ,像是毫不在乎 ,嘱咐了江澄之后转身就上了楼。可江澄分明看到她眼中泛起了泪花,她也是将魏无羡当做了亲人……

            许是魏无羡的死对他来说太过突然,江枫眠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江厌离也是伤心得不能自已,早早就躲进了房间。

          江澄偏过头,晃眼间,那张供在神桌上的魏无羡遗照仿佛动了动,江澄揉了揉眼睛,再次睁眼看时,遗照就在那里,安安静静地摆放着。

         江澄心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鄂自摇了摇头起身上了楼。

         


        “放开我……魏无羡……”

         江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魏无羡重重地摔到了他质地柔软的大床上。 还没开始挣扎就被魏无羡死死地压在了身下。

          “你混蛋……放开我……唔……”


          魏无羡压根不想听他说的话,附身吻上了江澄还在喋喋不休的嘴,粗暴地啃咬着他的唇瓣,江澄死咬着牙,不让魏无羡的舌钻进来。魏无羡索性用力地捏住了他的下颌,再一低头,灵活的舌钻进他口中,纠缠住江澄那不断闪躲的舌。

              江澄被他吻的几乎快要呼吸不过来,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了出来,好不色情。

            “唔……唔唔……”江澄只能被动的承受着魏无羡的亲吻 ,用力地伸手想要推开魏无羡,双臂却被他按的死紧,魏无羡力气大得惊人,江澄在他手下竟讨不了半点好处。

            不知过了多久魏无羡才放开早已气喘吁吁的江澄,却是没给他反应过来的时间,直接坐在他腿上,牢牢地将他困于自己身下,然后开始粗暴地解着江澄的扣子。江澄瞪大了眼睛,还没从刚才差点喘不过气来的亲吻中回过神来就已经被扒了个光。

      “魏无羡……你不可以这么对我……不……不行……”

        

          魏无羡将他挣扎个不停的身体牢牢固定在床上,死盯着他道:“不可以?蓝曦臣就可以吗?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如果不是为了蓝家他会多看你一眼吗?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抢走 ,蓝曦臣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抢!”

          魏无羡用力地掰过江澄的头,迫使他看着自己,亮得可怕的双目渐渐腥红起来,他盯着江澄一字一句地道:“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你是我的,就算我死了,你也休想摆脱我!”

           “不!!!”

          江澄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他的侧脸之上,他惊恐地起身,跑向窗前,讲只开了一半的窗帘完全打开。

          做完这些,他才瘫软地坐在地上。原来,只是一个梦罢了。回想起那个梦 ,江澄后背就已经湿了个彻底……

          

         

                                      三

             聂怀桑还在座位上赶着作业, 刚一抬头就看到了进门的江澄,朝他招招手,待他走近一看竟是脸色苍白得吓人。

             聂怀桑赶紧放下手中的笔,把他拉坐在自己身旁,一脸担忧地道:“江澄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江澄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生怕被什么人听到一样。聂怀桑看他这副奇奇怪怪的模样也不禁揪心起来。

         半晌江澄才小心翼翼地道:“怀桑……你说,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聂怀桑瞳孔顿时就放大了,似乎没想到江澄会问这样的问题,愣愣地看着江澄,江澄眼中布满了红血丝,却是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仿佛希望自己给他一个满意的回答。

          “当然……”

            见他说到一半突然停住,江澄的心突然就像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般,难受得紧。

          “啪!”

         江澄感觉自己背上一痛 ,抬眼一看,聂怀桑一掌拍在他的后背,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他道:“我说你一天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当然没有啦!真是,你什么时候相信这些东西了。”

         江澄尴尬一笑,“一时好奇。”

         聂怀桑一脸嫌弃他居然还相信这些东西,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道:“我自己是不信这些东西的,不过啊有认识的朋友是做这行的,改天介绍给你?”

          “不……不用了,我只是随便问问。”

         聂怀桑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时,不知谁说了句:“老师来了。”只得作罢,乖乖地把书拿出来准备上课了。

       

         江澄急冲冲地走进蓝曦臣所说的那家咖啡厅时,蓝曦臣已经替他点好咖啡和蛋糕。

           “临时有点事耽搁了。抱歉。”

           江澄一把扯过面前的纸巾擦了自己额头的汗,蓝曦臣莞尔一笑,温柔地道:“不碍事,也没等多久。”

         听他这么说江澄更加愧疚让他等了这么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 空气突然就安静起来。

         “阿澄 你能不能再借我点钱 。”

         江澄一愣,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道:“又要钱,上次不是才给你五万块钱吗?这才几天,怎么又要?”

              

          “那点钱哪里够?”蓝曦臣一把抓住江澄的手,认真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公司刚起步,需要资金周转。阿澄,只有你能帮我了。”

          江澄想起聂怀桑对他说的话 ,你知道他父母是做什么的吗?他说他要开公司,你又去过吗?知道是做什么的吗?别傻傻地拿钱白送给别人。

         江澄甩开蓝曦臣的手,道:“你告诉我,你公司在哪?我想去看看你的公司。”

         蓝曦臣停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想起以往只要他开口,江澄一定不会拒绝他, 可是今天,有点不寻常。但他又不能自乱阵脚,脑中快速飞转道:“阿澄你要相信我,只要过了这次我的公司正式上市我就会把钱还给你,到时候你就可以看着我赚很多钱,以后见了你的父母,她们就不会看不起我了。”

           江澄被他看得心中一动,道:“要多少?”

            几乎是立刻,蓝曦臣刚才还哭丧着的脸瞬间喜笑颜开,他道:“四百万。”

            江澄咋舌,四百万还不多?江家是有钱, 全国各地有很多子公司,四百万不算什么,可是他现在还没成年,一切吃穿用度都按月分配,手里的股份要到二十岁才能动,怎么可能一下子拿出四百万来。

          “这么多钱?”

          “我保证,赚了钱之后一定连本带利地还给你。”

         江澄看着他一脸真挚,心软了下来,只道:“我尽量……”

           见他答应,蓝曦臣欣喜地在他右脸印上一吻。不知怎的,江澄心里突然升腾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或许,魏无羡说的是对的,可是,他还不愿意承认自己错了,在没有 确定之前。

           江澄临时被一通电话叫走 ,在他离开后看不见的地方 ,蓝曦臣向来温柔的浅笑竟有一瞬间是冷笑着的。

         

                                四

         江澄从床上爬起来去厨房找吃的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揉了揉眼睛 ,猫着身子下楼 ,偌大的别墅一片漆黑,他敲了敲保姆荣妈的房门 ,“荣妈你在吗?我饿……”

       话音刚落又突然想起荣妈从上周就告假回老家了 ,要半个月后才回来。下意识地又准备想找姐姐江厌离 时 ,脑海里突然回想起在他睡得迷迷糊糊之时江厌离敲过自己的房门。她当时说的她今天要去外地出差,也要下周才会回来。江枫眠和虞紫鸢就更不用说了,经常出国谈生意,一年也不会回几次家,上次回来也不过是因为魏无羡。

         此时,偌大的别墅中,只剩下他一个人。

          江澄翻遍了整个冰箱也没能找到一点吃的,全是生菜和番茄酱,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 ,又是下意识地喊道:“魏无羡,我饿……”

        空气安静得可怕,周围静悄悄的,静到江澄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慢了半拍,骤然间,他感觉到自己后背一阵冷汗。

       想到魏无羡,他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扎了一下,疼得发紧。

       

           突然,阵冷风吹过,江澄顿时打了个冷颤 ,侧目才发现窗户没关,走上前刚把窗户关上 只听“吱”的一声过后,瞬间陷入了黑暗,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闷雷,那声音震耳欲聋,几乎快要穿破他的耳膜,随后又是一片寂静。

           “呵呵……”黑暗之中传来一声阴气森森的怪笑,江澄只觉全身的血液都像是凝固了般,他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呆呆地站着。

          他现在脑海里只闪过一个念头,头七,回魂夜,魏无羡,回来了。

       直到在闪电的照射下,他清晰地看见窗户上倒映出来的是两个几乎就要重叠的人影。后面那个人影慢慢地有了轮廓,江澄看得很真切,是那张永远挂着笑容 ,朝气蓬勃的青年,不过此时的他带着的全是残忍的冷笑,他堪堪伸出了双手,只差一点,就可以拧断自己的脖子。

       出乎他预料的是下一秒他就被拉入一个冰冷的怀抱 ,几近是暧昧的姿势,魏无羡冰冷的唇细细地落在江澄颈间,像是情人之间的爱抚,异常亲密。霎时间,江澄浑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伴随着阵阵雷声 ,江澄听到他冷冷地道:“阿澄,我回来了。你,休想摆脱我!”

  

                                    五

              (回忆杀)

       

         “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之前突然出国连个招呼都没打,这才过了两个月又突然回来,还说他喜欢你?别傻了,谁知道他抱着什么目的!”

           江澄立刻反驳他,“曦臣哥不是那样的人,魏无羡 你自己心理阴暗能不能别把所有人都和你想得一样?”

   

          魏无羡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鄂自大笑起来 ,突然拉过江澄的手,他知道江澄心直口快的脾气,可还是被他的话给狠狠剜了一刀,原来在他心里,自己还不如一个认识没几天的人?

           “我心理阴暗?江澄,你就为了他?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你未免太天真,这段时间他没少给你借钱吧!十万?二十万?我看不止吧!”

          江澄仔细一想,的确不少了,可是,那个人是他喜欢的人,只要他乐意,想给多少 ,就给多少。

         “要你管,曦臣哥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

         魏无羡一把掰过江澄的肩,盯着他道:“江澄 你怕不是疯了!”

         “我很清醒, 魏无羡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

        用力拉开魏无羡,江澄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却没看到他转身的瞬间 ,魏无羡渐渐发红的双眼。

  

         后来的事是江澄没有料到的 ,魏无羡突然出现在他为蓝曦臣生日包下的游轮上,更加没有想到游轮航行中会遇到漩涡 ,再后来 ,他就记不清了。

        醒来的时候他安静地躺在医院的病房之中,蓝曦臣告诉他他只是呛了几口水,在游轮被卷进漩涡之前及时上了备用小船 这才死里逃生。

        江澄迷迷糊糊的听他说着,冷不防的问:“魏无羡呢?”

         蓝曦臣身子明显顿了顿,语气略带些惋惜地道:“他没来的及上船,已经……”

          那一瞬间江澄觉得自己浑身冰凉,混混沌沌间想起自己在晕过去之前,那人曾凑到他耳边道:“好好活着,我会回来的。”

          顿时……不寒而栗。

           

          

      

      

       

                             

          

             

    

一点暴躁发言

同人圈太太写文都是用爱发电,你看了,不喜欢 可以默默走开,悄悄拉黑了也无所谓 ,请不要ky。


没有人欠你的,写不写,写什么都是个人意愿,你可以提意见,但请不要一上来就是:你故意黑我喜欢的××角色 ,你怎么这么恶心!这样的言论看多了会让人寒心的。不要拿打赏当做自己没有白嫖,更别觉得老子打赏了付了钱想骂你就骂你。


每个圈子有每个圈子的规矩,你入了圈就麻烦尊重圈子规矩,恶意ky真的恶心。16年看的md,今年8月才开始写文,短短三个月我受到四次ky,扪心自问一下,圈里多少太太是被ky黑粉逼退的?


我不是这个圈子的新人,却是实实在在的新人写手,文笔渣是我的错,不能把笔下的角色写得更加鲜活,不能给你们带来更好的作品是我的不好 ,可是 ,ky地没资格评价我怎么样,我自认入圈以来没欠过谁,写文随意 ,取关随意,粉丝少也没关系,哪怕没有人看也没关系,我可以当做写给自己看好了。


最后,请ky退散!


我在这里立个誓,《血与弦》完结后我就弄个澄羡万字长车。


你说我故意丑化角色这一点我不敢苟同,我说过本文未完结,同人文ooc很正常 ,你diss我猜蓝曦臣捧羡澄我也不能认同,同理,我说过本文未完结,也就是说还没有写完麻烦你不要张口闭口说我丑化角色。

你说你吃羡澄,很好,没什么问题,你看了文章不喜欢,可以悄悄的出去,评论一口一个我丑化角色,瞬间把我的文归于雷文?我就想说你话说这么早干嘛?

那个拉黑ky我的妹子,我希望你看到这篇文章之后加个把我移出黑名单加个QQ好吗?我把钱还给你 ,你那那几块钱侮辱我是几个意思啊!我缺你这几块钱吗?

@润发精华油

这是什么神仙太太,比心表白,爱了(⑉°з°)-♡

shimizu:

【2018.11.05生日礼物第三波】


2016年认识您,喜欢您,2017年第一次收到与您相关的周边,2018年帮您过第一个生日。


三年,我个人再送您三颗星星,并且以喜欢您的名义捐赠免费午餐110.5元。


帮您过的第一个生日终归还是有不足,但正因为不完美,才独一无二。


很喜欢的一句话:

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


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


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


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


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


云梦江晚吟,生辰快乐!


金凌爱您。Shimizu爱您。


【不是粉丝也不是迷妹,只是喜欢他的人。】

小江生日快乐

江澄生贺筹划组:

【1105江澄生贺应援】斩断三毒,晚吟星愿,澄星予你。


🌟斩断贪嗔痴,方乃澄心。——三毒圣手


🌟一身傲骨自前行,莲花一梦江晚吟。——江晚吟


🌟澄星予你,风雨同行。——江澄


三颗星星,并非大礼,仅为一片心意。

愿江澄生日快乐。

愿你我仰望星空,皆怀澄心傲骨,一路铮铮前行。


Jiang Cheng is a responsible leader and an attractive character, no matter where and he is. We hope that he can be confident enough and keep going along with pride. He is himself, unaffiliated to anyone else.


Happy Birthday.

🌟🌟🌟

是个大惊喜😊

江澄生贺筹划组:

【江澄1105生日快乐】应援预告


是太太们自己赞助的应援喔,可以猜猜是什么~ 评论猜对有奖~

过于真实,我会永远感谢大家的支持😘

冷月寒江:

是的,这就是心心手手评论的意义啊,不然会寂寞得坑掉的。无数脑洞和半成品就是夭折在寂寞里啊!

朽木:

自己动了笔,才慢慢体会到,小心心和小蓝手的意义≧﹏≦

一绾秋水:

忒真实了……

🌾怀砚:

就是我了5555爱你们
#今天的沙雕文学搞了么#
搞了
#今天的老砚也在(挖)填坑么#
嗯呢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洗白温晁?他有什么可洗的,居然有人说他只是一个被家族宠坏了的孩子,纨绔子弟,我也是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