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才是真绝色[冬荣]

庸脂俗粉算什么,江澄才是真绝色

[原创男主/羡澄]血与弦(十七)

本章小包子出来了~

                           

     

         三日后,江澄带着三十名门生,去了夷陵。

         乱葬岗山脚,被推倒的咒墙之前,果真游荡着数百具凶尸。江澄令门生们在山下等候,只身上岗,在黑压压的树林中穿行,走了长长一段路,才终于登到山顶。

          

        江澄见到魏无羡时,他正在种土豆,四目相对之时,却是数不尽的尴尬。

         沉默一阵,江澄道:“不打算回莲花坞了?”

       魏无羡突然松了一口气,他还在为上次对江澄说了很过分的话暗自懊恼,他以为,江澄再也不会原谅他:“夷陵离莲花坞也不远,什么时候想回去就偷偷回去看看。”

      “你想得倒美!”

       江澄讥讽道:“那些个世家宗主还以为你有多厉害,打算占山为王,没想到尽是这样一群歪瓜裂枣,老弱病残?”

        魏无羡自嘲般笑了笑,继续干着手中的活, 将种子埋进挖好的坑里。

        江澄还想说什么之时,忽然觉得腿上一重,低头一看,是一个两三岁的孩子正巴巴地抱着自己的小腿,正抬着圆圆的脸蛋 ,用圆溜溜的大黑眼睛使劲地瞅他。

        “什么东西,拿开!”

       江澄本就一阵心烦气躁,加之也不喜欢小孩,语气也不是很好,那孩子吓得顿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魏无羡动了动身子,一脸责备地看着江澄 ,一边把那孩子抱起来,道:“江澄你怎么回事!这么小的孩子干嘛凶他,你这个样子,将来怎么当孩子的爹?”
      

        江澄闻言,手不由自主地抚上已经十分凸现的肚子,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孩子是不记仇的,上一秒你骂他,或许下一秒他就会咿咿呀呀地扑进你怀里撒娇。

        那个孩子就是如此,魏无羡刚将他抱在怀里他就开始不满地发出“哼哼”声,张着短短的两臂使劲地要往江澄怀里钻。

      江澄一愣,却在下一秒顺势将孩子抱进怀里。一瞬间,江澄觉得这感觉还不错,怀里的人儿小小的,软软的,抱在怀里很舒服,不由得嘴角难得微微扬起。

       魏无羡笑笑,道:“奇也怪也,阿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明明你才是板着脸的那个。”

        此时一个白发稀疏的老太太急急地杵着一只木杖歪歪扭扭走了过来,看到江澄,也认出了这是个大人物,有些害怕的样子,佝偻的身影越发佝偻了。江澄把那个叫阿苑的孩子放了下来,魏无羡道:“去旁边玩吧。”

        江澄此时突然道:“你到底执着个什么劲?你要是动不了手就让开,我来!”

         如果没有这群温家的人,魏无羡就不会被世家所指,或许,自己可以保住他。

         魏无羡将他抓的更紧,指如铁箍:“江晚吟!”

          江澄怒道:“你以为你可以独善其身游离世外逍遥自在?没有这个先例!”

          魏无羡喝道:“没有先例,我就做这个先例!”两人剑拔弩张对视一阵,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半晌,江澄道:“魏无羡,你若执意要保温家的人,我便保不住你!”

         魏无羡道:“不必保我,弃了吧。”

         江澄的脸扭曲起来。魏无羡道:“弃了吧。告知天下,我叛逃了。今后魏无羡无论做出什么事,都与云梦江氏无关。”

       江澄道:“……就为了这群温家的……?你就要抛弃我?”
        

       魏无羡不语,垂下头。

         江澄冷笑一声,冷声道:“这是你说的,永远都不要让我在云梦一带看到你!”

        两日后,世人只知道云梦江宗主江澄对外宣布魏无羡公然叛逃江家,从此与云梦再无任何瓜葛。

         魏无羡上了夷陵之后的半年里,修真界倒也过得相安无事,这期间发生两件大事,其一云梦江氏大小姐江厌离与兰陵金氏大公子金子轩大婚。其二便是云梦江宗主江澄突然有了儿子,众人具体过程不知,只知孩子是江宗主从外面带回来的,听说是江宗主的风流产物,不过也只是道听途说,没人知道真实情况到底如何。

          孩子刚生下来之时,江厌离笑吟吟地抱过来给江澄看,江澄皱眉,一脸嫌弃地道:“皱皱巴巴地 真丑!”

          江厌离反驳道:“哪里丑了?”然后道:“阿澄,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江澄偏过头,良久,他才缓缓道:“就叫江瑜吧!”

        

       
[今天胃难受了一天,睡到半夜挣扎着起来努力二更]

[原创男主/羡澄]血与弦[十六]

后面持续高能,天雷滚滚,不喜勿入

                        

           魏无羡一定很介意,自己说好了会和他在一起,却让另一个天乾先行标记,还怀了那人的孩子。没有一个天乾会不介意,没有一个天乾能容忍一个本来属于自己的地坤被别的天乾占有过,他早该想到的!

        如果……如果没有这个孩子,是不是一切都会回到从前,魏无羡还是原来那个魏无羡,绝不会因为外人就这样抛弃他,只要没有这个孩子……

        只要……杀了他!

         江澄的脸色逐渐狰狞起来,嘴角扯起了一抹冷笑,握紧随便的双手缓慢而又坚定地刺向自己的小腹。

        “宗主,不可以啊!”

        江澄被这措不及防的大喊吓了一跳,本要刺向腹部的剑偏了半寸,没回头,却知道叫住自己的人是谁。只是再次咬牙刺向腹部。

         下一秒,剑与地面撞击发出“砰”的一声,江澄还没回过神来,已经被那人拉住。

         “不,江叔你让我杀了他!留着他只会是个祸害!”说着,江澄再次一拳一拳往自己腹部砸去。

         江霖见状更加紧张的拉住江澄的双手,眼睛几乎已经发红,吼道:“宗主,这也是你的孩子啊!他也是一条生命,你就这么狠心吗?”

         江霖在江家多年,可以说是看着江澄长大的,他看到江澄这么痛苦也很难过。

          江澄停住了,江霖继续道:“而且,而且大夫说过了,你这胎不稳,若是流了,想要再孕希望渺茫啊!放心,我已经封锁消息,不会有人知道你是地坤,更加不会知道孩子的父亲是温家人。”

         江澄忽地垂下手,第一次这么无力,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突然觉得,他生下来就是个错误!

          半晌,他才垂下头,失声痛哭起来,“江叔,我想我娘……”

         江霖也是心疼不已,他看着江澄长大,这孩子不同于寻常地坤般柔弱,相反地,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是顶天立地的,从没见过他掉过一颗眼泪,可今日,他哭得是那样的无助。

         半晌,江霖伸手将江澄抱在怀里,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温柔地道:“好了,不哭了,江叔会永远在你身边。”

   
        魏无羡还是依旧人未到声先到,还没进门便开始嚷嚷道:“师妹,听说你找我?”

         江澄皱了皱眉,起身道:“你今日又做什么了?”

          魏无羡扬起的唇角僵了僵,“也没什么,就是教训了几个仗势欺人的修士罢了。”

          抬头却看见江澄的怒气不但没消,眉间更是拧成一团,脑中快速地飞转起来,随即,他想到起几天前江澄在金陵台受的气,几步上前揽住了江澄的肩膀,调笑道:“是不是金光善那个老匹夫惹你不高兴了?我明日就拆了他的金陵台,抓他那宝贝儿子金子轩来莲花坞做做客,顺便再给他放放血……”

        话音未落,魏无羡只觉右脸颊一阵疼痛,江澄已经一拳砸在他脸上。

         魏无羡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只听江澄吼道:“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魏无羡,你是有英雄病吗?是不是不管别人的事你就会死!”

         “那你让我怎么办?看着温宁温情去死?”魏无羡一把抓住江澄的手,强迫他看着自己:“你别忘了,他们救过我们的命!”

         江澄征了征,甩开魏无羡的手,“那你要如何?保住她们等于与修仙界为敌,你以为凭你一己之力能保住他们多久!”

       魏无羡嗤笑,“呵,这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你弱小就只能任人欺凌,只有强大才能保住你在乎的人!他们想来送死,便别怪我叫他们有来无回!”

      “这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你如果和他们站在一边,你便是枭雄,但你若是和他们发出一点点不同的声音,在他们眼中你就是另类,世家不会容忍你的 他们有多恨温狗你不是不知道!”

      

          魏无羡沉默了,半晌,他道:“那么怀了温家余孽的你又该如何自处?”
  

       

     

       

       
[本来昨天就要发的,结果我们回不了家过中秋,被室友拉去喝酒,😂在寝室真心话大冒险喝酒,今天起来蒙圈了,胃也不舒服,好了,晚上我舒服一点会二更的😘]

        

    

        

         
        

点梗

又到了大家最喜欢的环节了,555粉,点梗点梗,还是老规矩,票高者得。

羡澄
寒澄
薛澄

    

[原创男主/羡澄]血与弦[十五]


         ABO文,雷者勿入

          岐山温氏轰然倒塌之后,曾经最繁华的不夜仙都一朝烟消云散,沦为废都。

           这场射日之征,损失最大的便是云梦,几近灭族,莲花坞更是被毁得彻底,江澄几乎是凭着一己之力将莲花坞重建,招募门生,被温狗毁去的房屋,被夺走的法器,秘籍也只是找回半数罢了。这期间没有一个哪个世家愿意出手帮助。或许是自顾不暇,更或者是等着云梦江氏彻底灭族,好各分一杯羹,就连自诩君子的蓝家也是袖手旁观。

           江澄日前亲自去兰陵拜访金光善,连人都都没见到,只是一推再推,最后江澄火了,当时就说:“你们兰陵金氏真是欺人太甚!”

         可仔细想想也对,金光善那厮本就是棵墙头草,曾经温家独大之时就百般巴结,这才幸免没被屠门灭族。可自从各家族联合发起射日之征以来,他立刻倒戈参与射日,却也只是后援,不在前线。谁都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就想等两方元气大伤,他好尽收渔翁之利。

        金光善这人,从不打无准备之战。若非看在
自己母亲与金夫人多年交情,又对自己不错的份上,加之莲花坞刚刚重建,不宜大动干戈,否则以他的脾气,定要拆了那金陵台。

        
        想到此江澄就觉得一阵头疼,随手招来一名门生,“魏无羡这几日都在干什么?”

       “魏师伯……这几日都不见人影,不知去了哪里。”

      又是如此,自从他回来之后就时常不见人影,回来了也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不知在干什么。不仅如此,江澄越发觉得魏无羡变了,性情再也不同从前肆意洒脱,肆意妄为倒是越来越严重,不时就有各家族的人前来莲花坞告他魏无羡又如何狂妄,向自己讨个说法。

         百凤山围猎之时魏无羡更是嚣张,直接了当地说,“我就是不用剑,也定叫他望尘莫及,有来无回!”这话一说出来 ,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如果这只是个起因,那么真正让各家族容不下魏无羡的就是他保了温情和温宁。这不,以聂明玦为首的各宗主一个个咄咄逼人,定要他给个说法,处置了魏无羡。

        一边是重建尚且不稳的莲花坞,一边是魏无羡,江澄也是很为难。温宁温情的恩情他不是不想报,而是不能,若只能选一个,他就甘愿做那忘恩负义之人,保魏无羡。

         江澄对那门生道:“今日魏无羡若是回来,定要让他来见我。”

        云梦多湖泽,夏季炎热,冬季却是寒冷入骨,江澄用过晚饭路过莲花池之时发现,湖面已经结起了厚厚的冰。

        江澄这才想起来,已经……过去五个月了吧!

        那时,他骗他要去落霞山,中秋节……
         

         想到那人,江澄心里却有些空落落的,明明……明明那么讨厌的……

        “唉唉唉……你发觉没?”

      交错的脚步声响起,江澄停住,想这么冷的天怎么还有人。

       只听另一个道:“发觉什么?”

       “就是宗主啊!”

     
       江澄呼吸一紧,有种不祥的预感,又听之前那人道:“就是……”

       那人声音突然拔高,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但随即又怕被别人听到,放低了声音,道:“我上次进房伺候,只是随口说宗主最近吃饭香,都养出肉了。他竟然就发火了,还把我赶了出去……”

     “此话当真?”

      “这还能有假,你说最近宗主嗜酸如命,还总是一睡就是一个下午……”
       

       那人抬头看了看四周,江澄侧身躲在了一旁的假山后面,继续听他们说。

      “你的意思是说宗主有孕?开什么玩笑,宗主明明是个天乾,再不济也是个和仪,怎么会是那柔弱的地坤?”

           “怎么不会?我嫂子就是这样,怀孕的地坤就是这个症状……”

          江澄没有听完,几乎是落荒而逃般跑回自己房间,他心里像有个皮鼓在不断敲击般响个不停。他早就知道了,在被魏无羡抱回来的那天他就知道了,温淅说他长胖了,其实不是,他……只是有孕了。是……温策的!

         大夫当时说他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之时,他是如晴天霹雳,地坤一旦被标记就极其容易怀孕,几乎是一发就中。可偏偏在这个时候……

        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一旦传出去,所有人都会知道他江澄是个地坤,还怀了温家人的种,可想而知他和莲花坞都是一个下场,覆灭。所以,他隐瞒了事实,却又舍不得,每当他想动手流掉这个孩子时,或许是父子连心的缘故,他竟隐隐不忍,他想,这只是个还未出世的孩子,他是无辜的,这样做,实在太残忍了。

       于是,他犹豫了,下不去手了,他想,大不了偷偷生下来,自己独自扶养他成人,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父亲姓温,这样,是不是就可以留他一命?

       江澄现在才猛然发觉,魏无羡一定知道了,他经常深夜才回来,他一定是知道了,所以才……
         

        江澄猛地抚上了自己的肚子,面色开始狰狞起来,他开始用力地拍打自己的肚子,他想,是不是只要这个孩子没了,魏无羡就会回来,那之前屈辱的一切都会过去,他还是他,那个意气风发,不惧一切的江晚吟。

        这般想着,江澄更加用力地拍打自己已经凸起的肚子,一下又一下,突然,他看到了挂在床边,自魏无羡回来就没出鞘过的随便,一把将之拔出,缓缓地向自己的肚子刺去……

     [课很多,会尽量每天更文。还有就是,比起红心我更喜欢评论😘]

       

上了一天课,感觉自己差不多是只废啾了,至于文……我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码完。

[原创男主/羡澄]血与弦[十四]

  
         还是那句话,ky必怼

                              

       
        温逐流豁然站起,温晁吓得一缩,以为他想一个人逃跑,忽的更加害怕了,所有的护卫都一个一个惨死在他面前,只有这个温逐流,是他最强的仰仗,也是最后的仰仗。

        至于温策这个所谓的大哥他是不敢仰仗,他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哪怕当年他第一次被温若寒带回来也不曾,他那双深邃的眼中从来都是对自己的不屑。

         他连忙改口道:“不不不,温逐流、温大哥!你别走,你不能抛下我,只要你救我走,我就把你升成最上等的客卿!不不不,你救了我,你就是我大哥,我认你进本宗!今后你就是我大哥!”

        温逐流凝视着门外道:“不必。”不光他听到了,温策和江澄也听到了。

        天色忽然暗了下来,狂风乍起,院子里的树木也被吹得沙沙作响。只听见一阵阵低低的哭泣声,时而又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笑得鬼气森森,不寒而栗。

       温策握紧了手中的“赤影”,有些紧张的盯着门外的动静。很久没有遇到如此邪的东西,他竟然毫无察觉,似乎,已经朝这边袭来,只怕,门外的那些修士已经……

       江澄大脑快速地回转着,他同样能感受到那股冲天的怨气,也不知是什么样的邪祟如此厉害。

     
       渐渐的,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浓烈的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什么东西也敢在我的地盘撒野!还不快出来!”温策眼神闪过狠厉,眼底有杀意凝聚。

       四周突然安静得出奇。

      半晌,一阵清脆的笛声响起,丝丝入扣。

      不光他听到了,江澄和温逐流也听到了,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有个人,正一步一步走来。

        温晁遍布烧伤的脸瞬间褪去了原本过剩的血色,他颤抖着从斗篷里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仿佛害怕过度,想要掩耳盗铃地靠遮住眼睛保护自己。而这双手掌,竟然是光秃秃的,一根手指都没有!

        咚、咚、咚。那个人慢慢地走进来,一身黑衣,身形纤长,腰间一管笛子,负手而行。温策和温逐流双双把手压在了剑柄上。然而,等到那个人悠悠地走了进来,微笑着回过头后,看到了那锐利俊美的江澄时,心中一跳,再看到一旁的温策,眼神忽然闪过杀意。

        江澄嘴角动了动,无声地念了几个字。

       魏无羡!

      可是除了那张脸,眼前的人没有一丝一毫地像魏无羡,从前的魏无羡分明是一个神采飞扬、明俊逼人的少年,眼角眉梢尽是笑意,而这个人,周身笼罩着一股冷冽的阴郁之气,俊美却苍白,笑意中尽是森然。

       “原来是你!”温策冷笑,“我还道你被扔下乱葬岗早该尸骨无存,没想到 你竟还能活着回来。”

  

        闻声,魏无羡笑弯了眉眼,“事到如今,你还是这么自信?”

      忽然,江澄走上前一掌拍在魏无羡胸口,道:“魏无羡。”

       江澄喜中有怒,用力地抱住了他。方才魏无羡身上那股阴冷之气被这一抱冲淡了不少,他眼神一动 轻轻地环住江澄的腰。

        温策的心突然像是被一根针刺中了一样,令人疼痛难忍,江澄朝魏无羡走去他没来得及拉住他,现在看到他们拥抱在一起,像是快要不能呼吸了一样,一股强烈的,深深地妒忌之火在心中猛烈地燃烧,凭什么,凭什么他魏无羡可以让江澄这般牵肠挂肚,他有什么资格,他不配!他不配!江澄是他的,谁也不能夺走!

    
     
         说时迟那时快,赤影迅猛挥出,火红色的剑光从未如此亮过,仿佛用尽最强大的灵力,希望给对手致命一击。

        魏无羡抬头,一把将江澄推开,闪了身形,迅疾地掏出腰间的“陈情”,骤然吹响。

        乱发狂舞,眸若冷电,四周渐渐聚起数十只怨灵。

        温策速度极快,怨灵袭来的同时,身形一闪,全身汇聚起强大的灵力,几个闪身,只见流光剑影中,一声声凌厉的惨叫,数十只怨灵已灭掉大半。剩下的一小部分见状也不敢轻易上前,只能退避三尺,“呜呜”地发出难听的怪叫声。

        
        速度之快,下手之狠决,连魏无羡也颇有些吃惊,他从乱葬岗出来之后,从未遇到如此对手,果然,斩杀百年妖兽之人实力不容小觑。

       可一旁的温晁和温逐流就没那么幸运了。温逐流拔剑准备出击,却听一声尖叫,魏无羡脚边的一只女鬼已扑了上去。温逐流右手一掌拍出,正中女鬼脑门,却觉手掌剧痛,那女鬼张开两排利齿咬住了他。猛甩不脱,温逐流便无视了它,径自去救温晁。温逐流左手抓住女鬼的脑袋,似乎要徒手捏爆它的头颅,却又被另一只厉鬼缠住双腿,面容铁青狼狈不堪。侧首见温策含冷笑旁观,大喊道:“大公子,温氏一族理当同气连枝,三公子好歹也是你的亲弟弟啊!”

        温策神色一凛,“凭他也配!”

        温策挡在温逐流和魏无羡之间。温逐流一怔,这时一道紫光流转的长鞭猛地袭来,绞上他脖子,呼呼地在他颈上缠绕了足足三道,猛地一提。温逐流高大沉重的身躯被这条电光长鞭吊了起来,悬在空中,当场便传出“喀喀”的颈骨断裂之声。

        温策瞳孔一缩,猛地回头,是紫电!

        而徒手将温逐流吊起来的竟是毫无灵力的江澄!

        江澄脸色阴冷得吓人眉宇间全是温策从不曾见过的戾气,用尽全力,咬紧了牙紧紧地握住了紫电。

       在他们身后是早已断了气的温逐流和刚刚被女鬼分食干净了的温晁,再回过头,魏无羡却是笑意盈盈,只是这笑三分残忍,三分阴毒,还有四分是对自己的嘲笑。

       是啊,他怎么忘了,紫电认主,江澄的金丹怎么回来的他不知道,可是现在的江澄只是灵力暂封,任然可以召唤紫电。他明明可以自己逃走,却陪着自己演了这么久的戏,只因为自己骗他魏无羡在温晁手里,他竟相信了,不反抗了。而现在,魏无羡没死,还好好地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么,戏不用演了,是这样吗?

    
      
        温策晃神间,一只潜伏在他身后的厉鬼缓缓靠近他,措不及防的朝他伸出了利爪,感觉到背后一痛,温策立即挥剑,一剑斩下那厉鬼的头颅,转瞬间化作了一摊污血。

         可温策也是倍受重创,后背的伤口在不断冒血,竟是差一点一掌穿透他的身体。其余的恶灵也是乘机一起围攻,一开始温策还能提剑抵抗,渐渐地他开始体力不支,脚步有些虚浮,一个不留神,一只恶灵朝他袭来,应接不暇间,温策以为自己要栽在此地,认命地偏过头。

       “唔~~~~”

        几声凄厉的惨叫响起,紫光与怨灵的黑色戾气交织在一起,数十只怨灵顷刻间化作尘埃。

       温策不可置信地喃喃道:“晚吟……”

   
       魏无羡突然上前几步,猛地抓住江澄的手,吼道:“江澄你疯了!”

        江澄没动,神色复杂地看了看温策,被魏无羡这一抓,竟觉得有些头晕,又看着魏无羡,道:“我没疯,我只是……我只是……”

         只是什么?他也不知。

         “魏无羡,饶他一命吧!他手里没有沾过一个江家人的血……而且,他已经重创,短期之内无法掀起什么风浪。”

        江澄曾经想过要将温氏族人全部绞杀殆尽,以报那血洗莲花坞之仇,可是……可是他现在做不到了,至少……至少这个人,他下不了手。

       魏无羡突然呼吸一紧,道“你可不要后悔!”

        江澄道:“我不后悔!”然后接着道:“我放过你,但从今往后,不要让我再看……”

         话音刚落,江澄开始觉得眼冒金花,脚步虚浮得厉害,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得紧,还想说些什么就已经重重向后倒去。

         温策强撑着伤体想要起身接住江澄,却只见江澄稳稳地落入魏无羡怀中,他连看都没看温策一眼,抱着怀里的江澄头也不回地走了。

       温策第一次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胸口的位置像被撕裂了般,像滚烫的热水般一滴一滴地滴在心头,很疼,却不见血,只将心脏烫得烂熟。

        

 

       [策哥即将掉线几章,下面羡澄戏份]
    
       

看着动漫莲花坞被屠,突然觉得……我要往死里虐温策!我的大刀已经磨好😏


        军训18天,我终于活着回来了,这些天虽然在军训,但休息时还是偶尔暗自偷窥老福特😎。

        嗯,今天休息一天,明天更文。😘

我不会骂忘羡,跟忘羡没关系,就只骂这个老阿姨!

希望忘羡粉们能合作举报这个脑残,引战言论。

       快来看看,泼妇骂街了,真的可怜,你妈知道了得多心疼⊙﹏⊙,可怜了你一把年纪就脑残了,不过不用担心,国家有保障,保证所有病患人员都能得到治疗,放心,你一定会痊愈的,出门排队吧!谢谢你阿姨,病到现在还能撑住也是不容易,向你致敬!🤗
@地才!

挂一个毛毛

这孩子真的可怜,骂完我以后就跑了,拉黑我,还私信骂我,怂逼一个。
看看咯,毛毛现场喷粪!